穿越两千多年 庄子也玩元宇宙

这里的“虚拟”可以模仿“真实”世界,也可以呈现“现实世界”中无法实现的不切实际、富有创造性和想象力的规则和活动。它可以与“现实世界”交织,也可以相对独立,甚至完全独立于“真实”世界。

其实,虚拟、现实以及两者的关系是“元宇宙哲学”的根本性问题,也是元宇宙的根本性问题。

人类历史长河中,曾诞生出不少思想奇葩,他们中的所有人都在探讨虚拟和现实之间的关系,这也成为理解和构建元宇宙的思想源泉。

“昔者庄周梦为胡蝶,栩栩然胡蝶也,自喻适志与,不知周也。俄然觉,则蘧蘧然周也。不知周之梦为胡蝶与,胡蝶之梦为周与?周与胡蝶,则必有分矣。此之谓物化。”

当他从梦中醒来,庄子一头雾水:是庄子在梦中变成了蝴蝶,还是蝴蝶在梦中变成了庄子?此时此刻是蝴蝶在做梦,还是自己在现实中回忆梦境?

“庄周梦蝶”形象地提出了哲学思想史上一个非常重要的课题:如何区分梦境与现实?你如何知道所谓的“现实”不是一个虚拟的梦境?

所谓的“物化”通常指庄子所表达的“消弭异物,同化他我”的精神境界 。当代著名学者陈鼓应将其解释为“物我界限之消解,万物融化为一”。这是庄子“齐万物、齐梦觉、等生死、天人合一”的思想体现。

摩耶,梵语Maya,音译为“摩耶”,意译为**“幻”,意为幻象**。摩耶是印度宗教哲学里的重要概念,最早出现在印度古老典籍《梨俱吠陀》、《奥义书》中。

在印度教的世界观中,“梵”在世间显现的一切就是“幻”,即摩耶。世界并不是真实的,而是“梵”通过幻力创造的幻象。

经验世界是短暂、虚妄的幻象,人要破除“幻”才能觉悟“梵”,达到与梵合一,才能脱离轮回之苦,获得自我解脱,乃至永生。

正如《金刚般若波罗密多经》偈语所说:“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深埋地下的洞穴里,有一群被奴役的囚徒。他们看不到背后,也看不到彼此,只能目视前方,看着一堵墙。他们背后有一道低墙,低墙后面还有一堵低墙。一群人在那举着火炬和各种物品。火光将这些物品的影子投射在囚徒们能看到的墙上。他们通过影子辨识出不同的物品,相互交流,为这些物品命名。在他们眼中,这些影子就是真实存在的。”

“直到有一天,一个囚徒挣脱桎梏。他第一次看到了火把和真实的物品,然后他爬出洞穴,来到外面,花了很长时间才适应阳光的照射,终于看清了外面的世界。当他重回洞穴,向同伴描述外面“真实世界的样子”时,遭到了群嘲。同伴说他眼睛坏了,连墙上的影子都看不清了,还说什么外面的世界才是真实的。”

柏拉图认为,我们感受到的一切,都是“模拟”,就像洞穴墙上的影子。感知的世界是“现象的,不断变化的,也是模拟的”,而理性观念世界是本质、永恒且真实的。

“假如有一个恶魔,它可以任意修改并欺骗我的五感,如果我们所见、所闻、所听、所尝、所触,都可以被这个恶魔修改,那么我该如何确定现在的我,是否正在被这个恶魔欺骗呢?如果我被恶魔所欺骗是不可避免的,无法分辨出现实是恶魔创造的幻象还是显示,那么,有没有什么事物是可以确定真实存在的呢?有吗?”

“因此,我认定我见到的一切都是假的,我认为我的欺骗性记忆为我呈现的一切都是不真实的。我认为我没有感觉、对象、形状和延伸。位置不过是我脑海中的虚构。那还有什么是真的吗?也许这个世界上没有东西是确定的。”

怀疑蕴含怀疑者,思考蕴含思考者,即思考的事物或精神实体。怀疑意味着思考,思考意味着存在,我思故我在。

1981年,美国当代哲学家希拉里·怀特哈尔·普特南(Hilary Whitehall Putnam)在其著作《理性、真理与历史》中提出著名的“缸中之脑”猜想:

‘’一个人(可以假设是你自己)被邪恶科学家施行了手术,他的脑被从身体上切了下来,放进一个盛有维持脑存活营养液的缸中。脑的神经末梢连接在计算机上,这台计算机按照程序向脑传送信息,以使他保持一切完全正常的幻觉。对于他来说,似乎人、物体、天空还都存在,自身的运动、身体感觉都可以输入。这个脑还可以被输入或截取记忆(截取掉大脑手术的记忆,然后输入他可能经历的各种环境、日常生活)。他甚至可以被输入代码,‘感觉’到他自己正在阅读这段有趣而荒唐的文字。“

帕特南和很多思想家都尝试从逻辑上论证我们到底是不是“缸中之脑”。但跟其它思想试验一样,“缸中之脑”猜想只是引导我们思考幻象与真实之间的关系。

宇宙和人类文明到底是不是由更先进的文明通过矩阵模拟出来的?特斯拉CEO马斯克曾经在多个场合提及矩阵模拟,基本逻辑是这样的:

人类文明历史不足1万年,宇宙历史却接近140亿年。这么长的时间足以让宇宙中的很多文明崛起并发展到非常高级的水平。古老且先进的文明很可能是我们的创造者。

“从数据角度出发,在这么长的时间里,肯定有一个文明存在,他们掌握了高深的模拟方法,有充足的时间建立自己的虚拟多重空间。这就是问题。”

想象一下,在人类文明不足1万年的历史中,我们就已经发展到足以迈进元宇宙了。那宇宙历史长达140亿年,足够让多少先进的文明创造出多少个“元宇宙”、甚至是更高级别的“宇宙”呢?

我们所谓的“现实”,有可能是由更先进的文明创造或者模拟出来的,就像人类开发游戏一样。人类文明可能也是多个模拟文明中的其中一部分而已。

元宇宙的本质是虚拟现实,这个虚拟现实又只是“虚拟现实”的一部分,其中的“现实”,并非一定要跟我们生活的“现实”世界一样,但从体验感而言,又确实会很“真实”。

元宇宙将会长期存在,是一个不断迭代的过程,各种性质和特征会不断重叠、发展,现在的元宇宙还只是雏形、概念,新瓶装旧酒。

但毫无疑问,元宇宙将是人类历史上最重大的发展方向。虽然现在还非常原始,但每个发展阶段都有社会和商业价值。当然,每个阶段都会像洋葱一样,将前一个阶段包裹起来。

如果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幻象就是现实,现实就是幻象,如果世上的一切皆是虚幻的梦境,那到底什么是“现实”?

不管身处“虚拟世界”还是“现实世界”,不管是否能区分现实和虚拟,我们得到的就是体验。

我们体验到的是真实,那就是真实。正如笛卡尔所说的,我思故我在;王阳明所说的,心外无物。宇宙就是我心,我心即是宇宙。

如果我们生活的世界是由高级文明创造出来的“元宇宙”,我们又想创造自己的元宇宙,那在我们创造的元宇宙中,我们下一个要创造出来的,又是什么?下一层元宇宙?

多层次的元宇宙(多维空间、多维宇宙)就能得以开放和切换:因为我们不知道哪里才是“现实世界”,哪里又是虚拟世界,根本无法区分。那么,你想体验哪个世界,就留在哪个世界里。

电影《盗梦空间》里就有多重梦境,很多人愿意生活在梦的世界里。电影《异次元骇客》里,虚拟世界中的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是被虚拟出来的,他们自然而然地认为自己真实存在,进而创造并发展了自己的虚拟世界。今年上映的《失控玩家》也有类似情节。

元宇宙可以实现数字永生,也算是人类实现长生不老的解决办法。人类将从碳基生物变成硅基生物,但两者可以融合、切换。

美剧《新生命教会》(“Uploading New Life”)畅想的未来社会中,肉体死亡死亡后,你可以将记忆和意识上传到数字虚拟空间上。这又是另一个人类社会,你可以随时在可视化场景中,跟家人朋友会面,以此达成数字永生。

如果所有记忆和意识都能“上传”,那肯定也能“下载”。只需一副用克隆、3D打印或其它高科技打造出的碳基肉体,就能承载我们的灵魂和意识。

现在听起来当然觉得是科幻小说中的情节,但你想想,多少科幻小说中的畅想已经成为现实?只要人类不毁灭、想象力和创造力不断提升,一切皆有可能。

你之所以有疑虑,觉得不可能,只是因为技术水平还没达到。只要人类永生,这些都只是时间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