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逐渐元宇宙化只因有了自己的“张小龙”?

你可以把它理解成是QQ秀的升级版。打开手机QQ,点击右上方加号旁边的按钮就可以进入超级QQ秀界面,用户可以设置自己的虚拟形象,包括服装、发型和配饰等等。也就是说,超级QQ秀保留了QQ秀的基础玩法,不同的是,超级QQ秀内的虚拟形象是3D立体的,同时形象设计选项也更加丰富——比如能够对脸型、五官等做更细节的定制,并且还加入了AI捏脸,能够自动依据用户面部识别,建立虚拟形象等。可以说,超级QQ秀是对QQ秀的现代化改造。但超级QQ秀又不完全只是QQ秀的升级版。在保留QQ秀玩法的基础上,用户还可以拥有自己的“小窝”(一个可以供用户自由装扮的虚拟房间),使用自己的虚拟形象拍摄模板化的图片和视频,以及在线匹配网友玩一些小游戏等等。“小窝”功能

捏脸、换装、空间装扮和在线游戏等等操作,听起来都像是某个游戏会有的功能。不过和游戏不同的是,超级QQ秀内所有的功能,最终都指向了一个目的——社交。

比如空间装扮,用户首先需要前往家具店购买喜欢的家具,而逛家具店的过程看上去已经非常拟真——你可以在这里“试用”家具,比如坐在沙发或是躺在床上体验效果,也可以看到其他同时在逛的用户的虚拟形象,甚至还可以和同时在逛的人打字或者语音聊天,发送表情,以及“指挥”自己的虚拟形象做出各种动作等。有趣的是,在不同主题的家具店,有时还会看到墙上正在放腾讯旗下游戏王者荣耀的游戏画面动图。超级QQ秀里的家具店

买好家具布置好自己的房间后,你也可以邀请其他用户的虚拟形象来做客,同样能够和来做客的人进行聊天等等互动。

在超级QQ秀刚上线时,还曾推出过一个“影音室”的功能,里面会在不同时段播放不同视频(很像电视直播),基本都是来自腾讯视频的版权内容。类似于家具店,用户也可以在影音室看到其他在线用户的虚拟形象,一起坐在沙发上看视频,也可以文字或语音交流,用各种动作打招呼等等。目前超级QQ秀内的另一项功能“滨海音乐广场”可以说是对影音室的承袭,不过和现实中的广场类似,它的空间要大得多。目前滨海音乐广场的很多功能都还处在开发中。相比于以上几个被摆在显著位置的主要功能,超级QQ秀内置的几个小游戏看起来更像是作为附加功能而存在。事实上这些小游戏多少都模仿了当下的一些热门游戏,结合超级QQ秀现有的画风做了改造。不过虽然只是作为附加功能,这些小游戏明显让超级QQ秀更有可玩性了,起码用户在捏完脸、装修完家以后,不会觉得“超级QQ秀就仅此而已了”。超级QQ秀里的“不要掉下去”游戏

按照人们的普遍理解,元宇宙是一种虚拟存在,每个用户在这个虚拟世界里都拥有身份、社交关系和经济活动等等,甚至可以在里面工作和赚钱。

而元宇宙和游戏的区别就在于,游戏里用户拥有的身份和社交关系等等都只是暂时的,且游戏有开始和结束;元宇宙则相当于是我们现实社会的复刻,在里面的不同地点会实时发生各种不同的事(就像超级QQ秀影音室里实时播放的视频),而每一件事都可能与你有关,且这个世界就在那里,很长时间都不会消亡。也正因如此,元宇宙对于同步性、真实性的要求也更高。

尽管还不能称之为严格意义上的元宇宙,但显然,超级QQ秀已经带有元宇宙的影子了。

可能在此之前,许多人都不会将QQ和元宇宙联系在一起,但其实已经有种种迹象表明,从一年前开始,元宇宙大概率就已经被写进了QQ的未来。

去年4月15日,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曾宣布进行新一轮组织架构和人事调整,宣布整合腾讯视频、微视和应用宝三大业务,共同组建隶属于平台与内容事业群(PCG)的在线视频 BU。这意味着腾讯将长短视频业务合并,进一步整合了内容板块。此次调整后,腾讯“大内容体系”的面目更为清晰——上游为阅文集团、腾讯动漫组成的IP源头,中游为腾讯影视、新丽传媒组成的影视制作,下游则为腾讯视频、、微视、腾讯游戏等组成的各类应用。

在这场被认为是腾讯历史上第三次组织变革“930变革”后续、对内容的整合进入深度变革期的组织架构调整中,腾讯副总裁姚晓光正式接替了腾讯副总裁梁柱,兼任PCG社交平台业务负责人,QQ也就此易帅。

如果说此前主管QQ的梁柱多少还和QQ有一些渊源(多年来一直担任QQ空间负责人,并在QQ空间内部孵化出K歌软件“全民K歌”),那么姚晓光一直以来的履历甚至和社交产品都搭不上边。事实上,在此次获得PCG社交平台业务负责人新身份的同时,姚晓光另一个更为人所知的身份是腾讯互动娱乐事业群(IEG)旗下天美工作室总裁,是一个“根正苗红的游戏人”。

自2006年加入腾讯后,姚晓光就一直专注在腾讯的自研游戏业务,而在腾讯游戏的发展进程中,两次最重大的成功转折——《QQ飞车》和《王者荣耀》的推出,都离不开姚晓光的主导身影,由其策划的《王者荣耀》更是成为腾讯在手游市场的金手指(或许也可以解释超级QQ秀里出现《王者荣耀》动图的奇妙关联)。事实上在宣布姚晓光接管QQ的任命时,已经有媒体分析认为王牌之师姚晓光的加入将“为QQ的未来发展注入技术和想象力”,为游戏和QQ的“融合嫁接提供了最直接的便利”。

兼任IEG和PCG 负责人之后,姚晓光其实已经进行了一系列融合社交与游戏的尝试。比如在2021年8月,腾讯PCG蹭内测了一款名为“NokNok”(中文名“闹闹社区”)的游戏社交产品,被认为是在对标海外游戏聊天社区“Discord”;2021年9月的Z plan招聘,在组建团队时,也显示出其探索元宇宙的决心。

到这次的超级QQ秀,姚晓光的个人色彩对QQ这款社交产品的影响已经体现得十分明显。姚晓光

第一次任命跨事业群的业务负责人,任命对象还是一个对腾讯发展有过重大影响的功臣,腾讯在表现出对姚晓光巨大信任的同时,也释放出想要拯救QQ的信号。

尽管腾讯的崛起始于QQ,但当微信为腾讯拿下移动互联网的入场券后,QQ便退守二线,未曾被腾讯放在战略级流量入口的位置上。在腾讯内部承担起了两项有别于微信的使命——“一是聚焦年轻人,大量开发与年轻人相关的内容、社交需求;二是成为腾讯产品的 ‘试验田’,当微信变得愈发谨慎和工具化,QQ在创新产品的尝试上反而走向了开放和多元。”

然而QQ的处境似乎慢慢变得越来越尴尬。一方面是用户数的持续下滑——QQ的高光时刻停留在2018年,那一年,其总月活达到了8.07亿,智能终端月活6.99亿,同比增长2.5%,可是此后,QQ的用户数便开始持续下滑,到2021年中仅为微信用户数的一半。另一方面,QQ虽然在新产品上屡有尝试,但最终能拿的出手的出圈产品却并不多,反而被越来越多用户诟病臃肿和无序。

在一篇《马化腾新开一局:张小龙在微信守家,姚晓光去QQ打野》的文章中,作者如此写道,“当腾讯发现依靠QQ自身已经难以挽回用户,更没办法帮助PCG完成未来发展的时候,当年QQ曾经推广过的产品,也都一一赶回救主。”QQ急需一个新的方向和开始,这其中,姚晓光的任务无疑是最重的。

超级QQ秀的推出也许只是一个开始,但能看出,姚晓光已经为此配备了最扎实的技术——今年初的版本升级中,QQ在安装包中内置了虚幻引擎4(游戏设计开发引擎),而受益于虚幻引擎4,超级QQ秀内画面和装扮的精美程度已经超出了很多人的预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