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元宇宙游戏能赚钱? 业内人士:警惕游戏中暗藏骗局

在人们还弄不清什么是元宇宙的时候,一些区块链游戏已经搭载上元宇宙的概念重新收割用户。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元宇宙区块链游戏”(以下简称“链游”)被一些商家宣传成能够“躺赚”的游戏,月收益甚至达到100%。而业内人士表示,这类游戏不仅暗藏庞氏骗局,由于要用虚拟货币结算,其本身或可能已经涉嫌非法集资或金融诈骗。

近期,元宇宙如同一股强劲的龙卷风入侵,不仅席卷了整个科技圈,资本市场也深受影响。一些游戏公司更是靠着元宇宙的概念股价大涨。

就目前情况来说,游戏可以说是元宇宙的一个雏形,元宇宙也为游戏的内容创作带来了更多创新与惊喜,就像电影《头号玩家》一样,可以极大地满足用户的体验感,各大厂也纷纷布局元宇宙概念。

在众多民众还没有弄清到底什么是“元宇宙”时,一类声称能“躺赚”的“链游”进入大众视野,在网络上还有不少鼓吹玩此类游戏能够暴富的推广与教学视频,其中“3天就能回本”、“每日躺赚7万”、“客户已资产翻倍”、“强制暴富新方式”等直白的广告语,让游戏和赚钱挂了勾。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这些“链游”的服务器大多在境外,不少论坛和社交媒体上有此类“链游”如何能在国内玩的教学以及软件,也有人专门将代玩这类游戏当成了生意。还有号称可帮客户托管资金、代打游戏的“中介”,把自己包装成“元宇宙投资老师”,他们的朋友圈里经常是其“代投资”的成功案例。一些人称投资30万元,两周赚了14万,有的甚至宣称其月投资收益能达到100%。

当然这些“收益”也不是白来的。以“农民××”这款游戏为例,中介首先要收取6000元服务费,为用户开账号,随后用户要付给对方本金让其协助兑换虚拟货币,用于购买游戏币。此外,该游戏产生的收益,中介要提20%的费用。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所谓元宇宙链游游戏与普通游戏一样,大多是网页版游戏,很多构架像早期经典模拟经营游戏“虚拟人生”。游戏操作也简单,按中介的话就是“购买相关工具”,点击按键将游戏放置一段时间,即可获得“收益”。

这种游戏真的能挣到钱吗?浙江的张女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她曾经玩过一款叫“幸运石生肖”的区块链游戏,号称投资5000元,6天就有12%收益。她玩了4个月后游戏无法登录,自己血本无归。江苏的莫先生是一款区块链宠物养成游戏“龙凤呈祥”的玩家,仅玩了3天平台就关停了,他被骗5000多元。

事实上,这类游戏的搭建并不复杂。北青报记者以买家的身份联系上河北一家游戏搭建公司,对方表示,这里有很多“链游”的模板,有的可以直接“模仿”目前大热的几款境外“链游”。对方向北青报记者发来一款已经搭载好的“链游”,游戏只有简单几个页面,用于抽卡、集人物和对战等。这样一个“链游”的搭建需要十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游戏搭建公司表示,游戏可以在后台设置游戏币的增发、实时变更虚拟币与游戏币兑换比例,“也就是可以控制收益”。

北青报记者注意到,不仅游戏数据本身可以“造假”,有的所谓元宇宙游戏开发公司就是打着游戏的名义“发行”自己的虚拟货币。

此前上海一种名叫“ME”的虚拟币被曝光。发行公司称未来的元宇宙将使用它作为货币。该公司称“ME”币数量有限,全球仅发行2100万枚,如果现在投资,40天可以翻18倍。但是中国人民银行早在2017年就已经发布公告,所谓虚拟货币,在本质上都是未经批准的非法公开融资,这种行为涉嫌非法集资以及金融诈骗。

一位从事区块链研究的人士表示,目前,链游的赚钱逻辑很简单:用户将现实中的货币兑换成指定的虚拟币,再通过虚拟币购买游戏发行的游戏币,用游戏币购买游戏中的装备、土地等。游戏公司通过数据让游戏中的道具或物品增值,再由游戏中的玩家相互买卖,以此形成增值。

该人士表示,对于用户来说,其中有两大风险,最明显的是他们不知道游戏公司是否真的绑定了某个标的物,或“NFT”(非同质化代币),并依靠该标的物形成的数据进行增值。“简单说,就像你以为自己买了一块可升值的玉,但最后你发现买的其实是块玻璃。”因此有的链游就像庞氏骗局,用后来者投入的钱给前面的人补利润,游戏公司赚得差不多了,就卷钱跑路。

即使是游戏公司确实绑定了某种标的物,但还有很多的环节是会产生问题的,比如说游戏公司发行的游戏币或虚拟货币本身,就一定只涨不跌吗?

“链游”玩家需要购买“以太坊”、“AXS”、“WAXP”等虚拟币用来购入价格不菲的道具,才能通过游戏赚钱。此前,狗狗币一夜之间有1000倍的增长,但就因为马斯克的一条推特直接跌落神坛,随后这种虚拟货币就跟随马斯克的言论或涨或跌,极不稳定。此外,虚拟货币在我国没有合法身份,出现问题很难维权。

不仅如此,很多“链游”的服务器在境外,一些国家也加大了对这些游戏的打击。有的游戏可能一夜之间就无法登入,投资者直接血本无归。

2021年底,南京出台了《南京市制造业数字化转型实施方案(2021—2023)》,提出“到2023年全市制造业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水平明显提升,规上工业企业数字化转型比例达70%”的总体目标。

签署“国家小麦技术创新中心(筹)共建单位合作协议”“科研合作与研究生培养战略合作协议”;设立“全国粮食安全宣传教育基地”“‘一带一路’国际生猪产业科技创新院”……近日,在郑州举行的“工程科技战略高端论坛暨第六届黄河论坛”上,中国工程院一系列实招,助力农业大省河南的农业工程技术创新。

2021年12月16日,在中国石油辽河油田重大专项及揭榜挂帅项目阶段检查(年度验收)会议上,钻采工艺研究院专家张子明率队研发的水平井低成本体积压裂项目获得评委一致好评,该项目通过低成本技术和市场化运作相结合,将辽河油田“沈232块”压裂成本降低32%,“河21块”压裂成本降低26%,企业取得良好效益。

既建成外观惊艳、功能齐备的“实体速滑馆”,也要建成智慧示范、服务长期发展的“数字速滑馆”。记者近日获悉,历经多年科研攻关,国家速滑馆“冰丝带”正式建成智慧场馆。基于“超级大脑”等技术,场馆在硬件运维、服务保障方面呈现诸多科技亮点。

智慧公车、智慧消防……谈起年度“小目标”,哈尔滨海邻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利用射频识别及区域精准定位等核心技术,取得了一系列新探索,并于入选黑龙江省“专精特新”中小企业。

就在这张订单完成之前,北京经开区作为全球首个网联云控式高级别自动驾驶示范区,率先在60平方公里范围内开展了全国首个自动驾驶车辆商业化试点服务。并对百度Apollo和小马智行颁发了自动驾驶出行服务商业化试点首批许可证,这标志着国内自动驾驶从测试示范迈入商业化试点探索的新阶段,自动驾驶开始融入大众生活。

背起行囊,拿上一把弯刀,一行人向苍莽的大山深处走去,远方就是连绵雪山。他们是大熊猫国家公园四川片区大邑管护总站的巡护队员,常年在山林穿行,一天跋涉二三十公里是常态,人送他们外号“草上飞”。

外表分毫不差的机械配件,过一下手就能知道合格与否——在最基础的钳工岗位上,陈军已经干了三十年。疫情期间,技术精湛的陈军和他的“工人先锋号”迎来了“高光时刻”。

前不久,得知自己获得“李四光地质科学奖”后,中国海洋大学海洋地球科学学院教授李三忠第一时间把喜讯告诉了已年近八旬的父亲。他的父亲说:“你与李四光虽从未谋面,却一路受他鼓舞。”

在新冠病毒溯源问题上,美国科学家发现,新冠病毒早在2019年12月甚至11月就在美国传播,也发现了新冠病毒破坏肺部原因:包膜蛋白“劫持”连接蛋白促进病毒传播。

2021年,俄罗斯研制和生产的4种新冠疫苗(腺病毒疫苗“卫星-V”、合成疫苗EpiVacCorona、灭活疫苗Kovivak、“卫星-Light”)已投入大规模接种。在腺病毒疫苗“卫星-V”基础上研发的鼻喷式疫苗正在试验阶段。

据介绍,自2021年3月开展以来,该行动已成立教学网点4000多个,培训老年人120余万人次,以实际行动帮助老年人“翻山越岭”,跨越数字鸿沟。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于1月1日生效。RCEP实施首周(1月1日至1月7日),广州海关在辖区7地市(广州、佛山、河源、云浮、韶关、清远、肇庆)共签发RCEP原产地证书79份,涉及货值约3073.2万元人民币;认定经核准出口商8家,相关经核准出口商共出具原产地自主声明7份,涉及货值396.7万元人民币。

截至1月7日23时,南水北调东、中线亿立方米,其中,中线亿立方米,东线一期工程累计调水入山东52.88亿立方米。

新年伊始,西藏自治区科技创新园区基础设施建设项目一期工程在拉萨柳梧新区破土动工。该项目旨在打造西藏首个集全链条孵化基地、科技人才培养中心、科技成果转化基地和大学生见习基地为一体的科技创新园区。

1月7日,世界首艘140米级打桩船“一航津桩”交船仪式在江苏南通顺利举行。该船是全球桩架最高、吊桩能力最大、施打桩长最长、抗风浪能力最强的专用打桩船,为我国水工建设领域再添一座“大国重器”。

国内首台燃料电池智能雪蜡车,全国首座高速公路加氢站,首个港口加氢站建设启动……这是“氢进万家”科技示范工程(以下简称“氢进万家”)实施近一年来,交出的阶段性成绩单。

上海市卫健委透露,至2021年12月底,上海新冠核酸检测申请近5863万人次,在缓解检测机构现场人流压力、降低战疫成本的同时,筑牢了疫情防控底线项节能低碳国家标准外文版发布

强制性能效标准是规定用能产品、设备进入中国市场的最低能源效率要求的节能标准,为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提供有力支撑。

海南自贸港2022年度第一批建设项目6日集中开工,共开工项目142个,总投资373亿元,其中产业项目49个,总投资244亿元,占项目总投资的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