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啫喱们”仍在还在路上 元宇宙社交还有多远?

什么样的社交软件能在当下拥有超过微信、QQ的热度?近日,一点资讯旗下开发的元宇宙app“啫喱”登顶中国大陆区App Store免费榜,成为当下最火的社交软件。

啫喱App上架并迅速走红,被网友视为“元宇宙”社交软件。2月11日,啫喱App登上AppStore中国区所有免费App排行榜第一位。

啫喱App是一款虚拟形象的社交软件,主打熟人社交。目前,用户可以进行AI捏脸,DIY形象,并基于地理位置进行互动。官方介绍称,在这里,啫喱App用只允许发布当天照片的Plog记录生活,没有分组,没有屏蔽,没有三天可见,做最真实的自己。同时,只允许邀请50个亲密好友,重构最亲密的线上空间。

在元宇宙概念下,后移动互联网时代最热门的演进方向就是“元宇宙”。在当前这个混沌期,硬件和软件都非常热闹,有人试图在硬件产品的新旧交替期抢占市场,也有人想在熟人社交产品的混战中活下来。

2021年下半年以来,从天下秀的虹宇宙、百度的希壤,到创业公司出品的缓缓星球……无论这些APP有没有标榜元宇宙,但因为具备虚拟形象、社交关系、线上空间等特征,都被外界视为元宇宙概念的社交APP。2022年出现的啫喱也是如此。

2月11日,就在啫喱App“登顶”排行榜当日,官方微博发布了一份辟谣声明。

啫喱App称,近日网传消息称“啫喱App存在使用用户微信号、QQ号等隐私信息”。此类消息随后在多个平台传播、发酵、引发用户担忧。

13日晚间,啫喱App在微博发布“给用户的一封信”。公司表示,最近几天啫喱App遭遇了连续的、有组织的攻击,在各大平台被恶意造谣。公司坚决捍卫自己的声誉,已果断采取法律行动。

另外,啫喱App称由于卡顿问题一直没有解决,延迟、闪退、无法进入等诸多问题确实存在,公司选择了在大规模升级系统期间,主动从应用商店下架,暂停新用户进入,专注于提升现有用户体验。

从定位来看,啫喱瞄准了当下社交软件“好友多、弱联系、分享欲降低”等一系列痛点,致力于构建一个基于虚拟形象的熟人社交产品。

然而一款上线天左右的产品能够迅速火爆,仅仅做到以上这些还不是不够的,其关键还在于搭上了元宇宙和虚拟形象的概念。

纵观当下的诸多社交软件,用户在交友的过程中看到的好友形象多以生硬的名片方式呈现,而啫喱给到用户的不再是一个个名片式的介绍,而是一个个具有鲜活形象的虚拟3D人物。

在广场上,用户可以追剧、听歌、搬砖、运动、打游戏、喝奶茶……这些动作可以通过虚拟人物以一种近乎真实的状态呈现在用户和他的好友面前。

这种虚拟人物带来的沉浸式聊天交友体验是任何一种社交软件都难以比拟的。追求个性化的表达、符合年轻人的审美,这些都是啫喱能够短时间内吸引巨大流量的原因。

然而从本质来看,虚拟形象似乎难以算得上颠覆式的创新功能,当用户玩腻了捏脸和换装的“游戏”,啫喱又该拿什么留住现有的用户?

不少用户在使用后反馈,虽然虚拟人物起初带来的新鲜感很强,但在用了一段时间过后,还是放弃了,一是能够在啫喱上聊天的朋友太少,二是功能比较单一,当新鲜感过了,最终还是得回到微信。

当用户一旦新鲜感不再,默默消失在公众视野中的app比比皆是,此前的ZEPETO、Zenly等便是案例。

啫喱的窜红不仅让熟人社交再次被关注,更是让人看到了社交领域待释放的潜力。业内认为,随着5G时代的到来,AI、VR等技术被广泛应用,人们的社交或将被颠覆和重构。

在啫喱上线前,市面上出现过不少虚拟社交产品,SOUL、ZEPETO、ZAO等。但同时具备“熟人社交+虚拟3D形象”特点的社交应用,在中国互联网领域还是比较罕见。

互联网领域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这样有趣、以熟人社交关系为基础的产品,啫喱给人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但快速增长的同时,也需要小心用户新鲜感的流失。

自从2011年1月21日微信成立,到现在已经差不多12年,已成为生活离不开的通讯工具。打开微信,满目的信息扑鼻而来……

在未来,我们的关注重心会从现实生活转移到数字生活上,关注重心的转移带来的就是社交形式的转变,社交元宇宙便应运而生。由虚拟数字技术构建的“社交元宇宙”中,我们可以凭借自身的虚拟形象与自己设置的个人信息参数,在接近现实生活的场景体验中寻找志同道合的朋友,来一场沉浸式的网络冲浪体验。那元宇宙社交与现在的虚拟社交有何区别呢?

当下的虚拟社交,主要指的是人们之间通过互联网软件借用信息技术来完成人际交流与传播,手机为主要交际的载体。区别去传统实体社交,虚拟社交的交友更加具有广泛性,安全性,隐私性以及便捷性,可以很好的为一些社恐和渴望广泛交友的年轻人提供一个平台。比如微信,QQ,微博已经成为我们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了,从文字、图文、再到短视频,我们的日常工作,交际,生活都离不开它们,虚拟社交是目前使用最为广泛的社交方式。

虚拟社交与元宇宙社交的区别就在于社交形式的改变,虚拟社交突破了时间与空间的限制,扩大了我们的交友范围,但是社交的过程中却又缺少了实体社交的真实性与趣味性,隔着手机屏幕,始终像是有着一层冰冷的隔阂。在元宇宙社交中,借用全息虚拟影像技术,可以做到真实场景的巨大还原,同时借用一些辅助设备,能极大地提升用户的使用体验,增加用户粘性。相比于虚拟社交,元宇宙社交用户互动优势更加明显,更像是线上社交与线下社交的结合体。

“元宇宙”Meta Platforms四季报“爆雷”,悲观预期震惊了投资者,“炸毁”了整个美股社交网络板块。

Meta新版财报结构由两个部分组成,一个是“应用程序家族”,包括 Facebook、Instagram、Messenger、WhatsApp 和其他服务,第二个是FRL(Reality Labs,Facebook现实实验室),包括与AR(增强现实)和VR(虚拟现实)相关的硬件、软件和内容。

Facebook 的用户总数首次下降,这对于自 17 年前首次亮相以来,经历了无止境增长的社交媒体平台而言,尚属首次。

毫无疑问,Facebook现在应该称为Meta,正面临着对其社交媒体主导地位的真正挑战。而FRL连续三年的巨额亏损数据可以看出,打造元宇宙又是一场价格昂贵的赌博。

像微信和微博这样的平台虽然看上去为用户提供了不错的平台(比如公众号),而且人们也会在这些平台上花费大量时间,但用户却无法真正地在其中“生活”,也就是所谓的毫无沉浸感,也没有自己的经济体系。而元宇宙则希望通过打造沉浸式虚拟社交体验来解决这些问题。

另一方面,现阶段,随着互联网基础设施逐步实现全面覆盖,人们的数字化需求渐增,以“Z世代”为代表的群体始终保持着对新鲜事物的关注,积极拥抱数字化未来。

而在区块链技术、虚拟现实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铺垫下,元宇宙则以“社交”为突破口,打造一个完全自由的虚拟社交空间,用户可以自定义在其中的生活状态、社交行为以及自己的3D虚拟形象,同时也可以创建他人的虚拟形象。

在元宇宙里,用户可以拥有虚拟住宅、虚拟物品、虚拟好友进行社交活动、也能拥有虚拟生活和发展虚拟社交文化。不仅如此,在这个绝对个性化的空间里,用户可以使用、炫耀、交流和交易自己的虚拟资产,让用户拥有身临其境的虚拟社交体验。

不仅如此,在基于虚拟社区的基础上,元宇宙还能让用户拥有身临其境的虚拟社交体验。更重要的是,它还能带来更加去中心化的社交数据,而其它不管是公域流量社交平台,还是私域流量社交平台,最大的问题就是“中心化”带来的单向交流,用户缺失存在感,继而导致“弱关系”社交问题。

相比之下,元宇宙不仅是去中心化的公域流量平台,而且还能兼顾私域流量的属性。人们在元宇宙中可以轻松地建立“强关系”社交,用户潜力也能因此被进一步挖掘。

回过头来看啫喱,它还有很多需要完善的地方,但值得肯定的是,它创新性的尝试,让人们看到了元宇宙社交产品更多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