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吞暴雪腾讯买黑鲨 互联网诸神黄昏开战

1月18日,微软官方宣布将以每股95美元的价格收购著名游戏制作公司动视暴雪,总交易金额高达687亿美元,刷新游戏行业历史并购金额。据公开报道,此次收购溢价约45%,将以全现金方式交易,预计于今年6月至明年7月之间完成。财大气粗的微软一举将动视暴雪旗下各大著名游戏IP、电竞联盟MLG的全球电竞赛事以及全球4亿月活用户收之麾下,成为仅次于腾讯和索尼的第三大游戏公司。

无独有偶,仅在一个星期前,据多家媒体报道,腾讯拟以约27亿元人民币对价收购游戏手机公司黑鲨科技。交易完成后,黑鲨团队将并入腾讯的平台与内容事业群,主营业务重心则将从游戏手机转向VR设备。去年在与字节的竞价中痛失VR一体机Pico的腾讯,显然没有放弃抢滩元宇宙的野心。

成立于2017年,黑鲨科技的前身是乐视控股的智能硬件公司众思科技,也是乐视手机业务线下三大板块之一,曾参与智能手机乐视Pro3、乐视Kido儿童智能手表等产品的设计研发。乐视出现资金危机后,创始人吴世敏便带领团队从乐视剥离,创办了专攻游戏手机的黑鲨科技。

2018年4月,黑鲨科技研发的国内业界首款游戏手机面世。与新产品同时公布的还有其完成天使轮融资的消息,投资方是小米全资控股的私募机构天津金星创业投资有限公司以及国资背景的南昌金开集团旗下资本管理公司。其中,小米持股46.44%,金开集团持股共计26.63%。

作为当之无愧的大股东,小米为黑鲨科技在供应链、销售渠道和技术等方面提供了全方位的支持。黑鲨科技手机中搭载的骁龙处理器,便是出自小米的芯片供货商高通之手。手机系统JOY UI也是基于小米MIUI系统定制的专属系统。

2017-2018年,智能手机的发展正如日中天。据调研机构Counterpoint统计,2017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共计15.66亿台,国内智能手机出货量为4.59亿台,同比下跌1%,销量却增长5%。移动游戏端更是形势一片大好,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移动游戏用户规模高达6.26亿人,同比增长7.28%。

由于缺乏独占内容,外观和性能同质化严重,加之目标用户群是对硬件有高需求的小众游戏发烧友和电竞选手,价格不算便宜的游戏手机市场规模难以拓展。

据调研机构Canalys数据显示,2020年全年游戏手机全球的出货量仅为160万台,在国内市场年销量始终不破50万,与动辄销量破亿的智能手机相比不可同日而语。而游戏手机市场上,背靠vivo的IQOO以23%市场占有率空降第一,黑鲨科技的市场份额为13%,仅位列第四。

另一方面,2019年小米内部孵化了主打游戏场景的电竞手机Redmi。2021年发布的Redmi K40游戏增强版,售价为1999元,开卖仅1分钟,销量就突破10万台。赛马机制下,黑鲨科技的资源被蚕食,逐渐沦为小米生态帝国中可有可无的“鸡肋”。

内忧外患,黑鲨科技开始探索VR和AR领域。2021年中国国际数码互动娱乐展览会上,黑鲨科技携手AR眼镜厂商Rokid,新品消费级AR眼镜Rokid Air实现与黑鲨智能手机兼容,可以支持用户在虚拟屏幕上玩游戏。

不过,探索和躬身入局仍有很大差距。虽然黑鲨科技核心团队出自华为研究院,对消费电子硬件有丰富经验,智能手机和VR头显供应链上也有一定的重合,但想要真正量产研发成果,黑鲨科技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属实算不上最优收购标的。

这笔表面上看起来各取所需的交易,黑鲨科技的迫切程度实则更胜于腾讯,在谈判中也落于下风。公开报道显示,黑鲨的自身估值为30亿元,腾讯给出的对价却打了8.5-9折。虽然没有明确黑鲨未来是否要完全放弃游戏手机业务,但在VR赛道重新出发是既定事实,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站在元宇宙的门前,微软斥巨资买内容,腾讯将目光瞄准硬件,巨头们做着在平行虚拟世界里继续寻找增量的美梦。

微软官宣天价收购案数小时后,美国司法部和联邦贸易委员(FTC)启动了一项反垄断执法现代化的联合行动,并就两家机构如何在针对科技巨头的案件中适用现行法律征求意见。高举元宇宙大旗的Meta已经进入监管部门的视野,FTC不仅向美国联邦法院提出分拆Meta旗下的社交软件Instagram和WhatsApp业务,还联手多个州调查VR头显Oculus的竞争行为。消息一出,Meta股价应声下跌超3.5%。

微软和动视暴雪显然对即将到来的长期合规战争做好了准备,交易的完成日期定在了2023年6月,距离宣布日期近一年半,期间任何变数都有可能影响交易的完成。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的监管只是这笔并购案需要面对的第一关。微软和动视暴雪在全球有大量的关联公司、专利和业务,涉及不同国家地区的企业利益。以动视暴雪在中国的业务为例,早在2008年,其就与网易合资成立公司网之易,将《星际争霸2》、《守望先锋》、《风暴英雄》等游戏IP的中国大陆独家运营权交由网易游戏负责。不难预想,这笔交易也需要获得中国、欧盟和英国等国家地区的监管部门同意。

国内对互联网企业的反垄断监管也在同步收紧。2020年11月开始执行的《金融控股公司监督管理试行办法》中提到,成为控股股东或实际控制人的非金融企业,应当最近三个会计年度连续盈利,年终分配后净资产达到总资产的40%(母公司财务报表口径),权益性投资余额不超过净资产的40%(合并财务报表口径)。

1月19日,发改委等9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推动平台经济规范健康持续发展的若干意见》。意见提出,要落实金融控股公司监管制度,严格审查股东资质,加强穿透式监管,强化全面风险管理和关联交易管理。严格规范平台企业投资入股金融机构和地方金融组织,督促平台企业及其控股、参股金融机构严格落实资本金和杠杆率要求。

两个法规的出台一定程度上限制了非金融企业的无序吞并扩张,不仅保障了初创企业的生存空间也保护了募资难度本就很大的中小GP不被卷入“烧钱大战”中,推动一级市场健康发展。

随之而来的是互联网企业投资业务的缩水和撤退。自去年年底至今年年初,腾讯投资陆续减持了京东和东南亚互联网平台SEA,全面退出知乎,一改此前“互联网企业中的投行”形象。1月19日,字节跳动对外回应整体撤裁战略投资部消息时表示,公司年初对业务进行盘点和分析,决定加强业务聚焦,减小协同性低的投资,将战略投资部员工分散到各个业务条线中,加强战略研究职能与业务的配合。业内纷纷高呼,互联网CVC战投时代终于要落幕了。

元宇宙概念的持续火热离不开互联网企业的推波助澜,掌握海量用户信息数据的微软、腾讯或Meta自然也掌握着元宇宙的生产资料,软件+硬件+内容是目前各大巨头不约而同选择的进攻路径。只是在日益严格的反垄断监管下,这场权利的游戏将会如何展开,还存在着许多不确定因素。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涉未成年人违规内容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