炒上天的NFT元宇宙的隐形秩序之钥:他们为什么火

自 2021 年下半年开始,元宇宙仿佛一夜爆火,成为了科技界的“顶流”。这个乍听起来很玄幻的概念成为圈里圈外不断刷屏的存在。看起来,元宇宙似乎是“平地起惊雷”,但实际上这并非一个新鲜的概念。

仅就“元宇宙(Metaverse)”这个词来说,其概念最早出现在 1992 年出版的科幻小说《雪崩》(Avalanche)中。在作者尼尔·斯蒂芬森笔下,这个“虚拟实境”是和社会紧密联系的三维数字空间,与现实世界平行,在现实世界中地理位置彼此隔绝的人们可以通过各自的“化身”进行交流娱乐。时至今日,这样的场景描述和人们对于元宇宙的想象也颇为相近。

但为什么元宇宙给人的感觉好像横空出世且让我们回溯一下,梳理一下这个一朝成名的故事。

2021 年 3 月,多人在线创作游戏平台 Roblox 登陆纳斯达克,迎来暴涨。其招股书中多次提及“元宇宙”概念,因此被视作“元宇宙第一股”点燃了故事的引线、升温:国内外科技巨头纷纷入局,破圈效应初显

2021 年 5 月,微软首席执行官萨提亚·纳德拉表示公司正在努力打造一个“企业元宇宙”;7 月,《堡垒之夜》开发商 Epic Games 表示,它筹集了 10 亿美元资金用于元宇宙;8 月,英伟达推出全球首个元宇宙模拟和协作平台 Omniverse;10 月,在“Facebook Connect 2021”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发布会上,扎克伯格宣布,把公司名称更改为“Meta”。在国内,百度发布“-6.0”版本的元宇宙产品“希壤”;阿里成立“元境生生”子公司,正式表明未来业务与元宇宙有关;网易云信发布两大元宇宙解决方案;字节跳动斥巨资收购 VR 创业公司 Pico,同时专注于开发沉浸式虚拟社交平台……

在众多科技公司加码元宇宙赛道的同时,许多传统领域公司也参与进来,企图占据先机。时尚品牌 Balenciaga 宣布创建专门研究和探索虚拟世界营销和商机的“元宇宙”部门;张家界景区宣布成立全国景区首个元宇宙研究中心;众多公司抢注元宇宙相关商标,上汽集团、蜜雪冰城、双汇均没有错过这拨申请热潮。

随着“元宇宙”热度不断攀升,一些和元宇宙相关的培训项目,在网课平台上受到追捧。热度居高不下后,“炒房团”、微商课等乱象出现。对于引发热议的“炒作”,官媒亦开始发声。11 月 18 日,“人民日报评论”微信公众号发文称:每个人仍需理性看待当前的元宇宙热潮,警惕任何以科技和未来为名义的忽悠;是镜花水月还是触摸得到的未来,是资本炒作还是新的赛道,是新瓶装旧酒还是科技新突破,下结论前不妨“让子弹飞一会儿”。综合全球局势来看,元宇宙能不偏不倚兴起于这个时间节点,大致可归因于两点:

其一,资本需要新故事。全球疫情反复、各国经济承压、互联网流量红利触顶的严峻形势之下,一众科技企业、互联网企业需要寻求突围之路。显而易见的是,一度沉寂的 VR/AR 领域随着元宇宙概念的兴起打了一波鸡血;Facebook 的改名,一方面是展示了其 all in 元宇宙的决心,另一方面也等于和之前陷入的种种纠纷割席,让 Facebook 这个和反垄断审查以及用户隐私法案牵连过深的形象逐渐消失在 Meta 的愿景下。

其二,数字生活需要新刺激。一场疫情改变了无数人习以为常的工作和生活习惯,也加速了全球数字化进程。无论是远程办公还是居家娱乐,简单的网上冲浪已经无法满足人们的需求,消费互联网领域很久没有颠覆式创新出现,在虚拟世界中快乐的阈值越来越高,而元宇宙提供的沉浸式虚拟体验开辟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元宇宙概念虽火,但目前的技术水平决定了真正的元宇宙还只能停留在“想象”中。一方面,技术的演进需要遵循渐进的过程。另一方面,目前很多“元宇宙产物”都是传统应用和服务的二次包装,并没有带来需求的增量。但凡事总有例外。

NFT,即 Non-Fungible Token,可解释为“非同质化代币”。作为区块链的一个条目,NFT 是数字世界中拥有“唯一性”的资产,可以用来买卖交易。NFT 最核心的价值就在于其“独一无二”。

数字艺术家 Beeple 的一幅电子图片《每一天:最初的 5000 天》制作成 NFT 后,这幅图片从 100 美元起拍,最后以 70 万倍的价格成交;

NBA 球星库里花费 18 万美金换上了新的 INS 头像,这张 NFT 头像是一只由马赛克色块拼接成的猴子样式;

2022 年开年,元宇宙平台 Ezek 联合周杰伦名下潮牌首次限量发售 NFT 项目 Phanta Bear(幻象熊),总价 6200 万元的项目只用时约 40 分钟便被抢购一空。

在这一系列事件中,NFT 技术的加持让被其“标记”的普通数字艺术品具有了和传统艺术品相似的“唯一性”和“稀缺性”,也因此有了收藏和投资的价值。2021 年以来,NFT 市场爆发增长,交投激增。截至 2021 年 12 月上旬,NFT 交易平台 OpenSea 2021 年的累计交易额达 129.1 亿美元。

那么元宇宙和 NFT 究竟有何关系通俗来说,NFT 可以构建元宇宙中的基本交易秩序。

作为沉浸式的虚拟世界,元宇宙中必须可以进行社会生活所必须的购物、社交、娱乐等活动。但与现实不同的是,所有数字资产实际都是一串代码,可以无限制地复制黏贴,如何保障私人的数字资产NFT 提供了一条途径——基于区块链技术的 NFT 可以为你的数字资产确权。

元宇宙中,大到房子小到衣服,只要是可以被用户私人所有,便可以把它铸造成 NFT。NFT 确定了虚拟资产的唯一性和可确权性,利用这一工具,就能有效杜绝仿制品。此外,它还允许用户自己铸造 NFT 并用来租赁出售,进而从中受益,允许用户跨平台转移资产,维护了元宇宙的去中心化。

不过细想一下,就能发现:虽然背靠区块链技术的 NFT 让一切变得可溯源,但虚拟世界的数字拥有权,其实无法和现实世界的所有权划上等号。不过在明星效应和各种天花乱坠的财富故事刺激下,依然有越来越多的人被吸引上 NFT 的牌桌。

有人买的是某种心照不宣的身份认同,有人买的是未来一夜暴富的增值可能,但毋庸置疑的是,NFT 买卖双方的数量都在持续扩大。当有更多的人加入,这场击鼓传花的金钱游戏才能得以成立。但由于没有人能预知幸运儿是谁,这场游戏才变得疯狂而有趣起来。

如今,企业、资本和人才正疯狂涌入元宇宙这个行业。元宇宙虽然仍处于“胚胎期”,但 2022 年我们或许也将见证一些变革的发生。

更多元宇宙产品的推出:百度在 2021 年底推出的元宇宙产品“希壤”虽然是个半成品,但无疑也是个信号。2022 年预计会有更多科技品牌介入并创办自己的元宇宙。

更多新的营销范式诞生:元宇宙催生了一系列为品牌或产品带来新流量的营销方式。耐克在 Roblox 中创建了 Nikeland;Gucci 等品牌尝试发行 NFT 等数字资产且回报颇丰;虚拟美妆达人柳夜熙在抖音两条视频涨粉百万;超写实虚拟偶像 AYAYI 火遍全网,成为天猫超级品牌日的数字主理人…… 在 2022 年想必会有更多的元宇宙营销方式诞生。

监管立法:元宇宙发展要踏上正轨,必然不可能长期放任其野蛮生长。即使技术成熟后,元宇宙的构建和治理也必将遇到大量社会伦理、法治等难题,不确定风险极高。预计 2022 年元宇宙会迎来一轮监管洗礼,相关法律法规也会随之跟进。

关于元宇宙的概念已经被无数人解构、重构、定义,但实际上这个概念的边界和外延依然莫衷一是。在纷纷扰扰中,元宇宙似乎变成了一个“筐”,什么都能往里装,其发展前景也愈发扑朔迷离。如何看待元宇宙,除了吃瓜群众,也有泾渭分明的两派人在公开表态。

持相反观点的人认为:如果大家都生活在虚幻的空间里,它不会给人类社会带来真正的发展。就像马斯克所说“很难想象有人整天把屏幕绑在脸上,永远不想离开”。人类把自己关在一个小盒子里,也就丧失了征服真正广袤的星辰大海的可能。还有元宇宙的“去中心化”也潜藏着极大的隐忧——绝对自由必然导致绝对压榨。

新事物的诞生必然伴随新的风险,就像新技术的发展必然伴随道德和伦理的争议。需要重申的是:技术本身无罪,关键是懂技术的人向善还是趋恶。元宇宙同样如此。在变革的早期,再有远见的人也无法窥见全貌。我们可以对元宇宙有期待,但也更需要理性地审视,由实入虚更需警惕,因为一定有投机者在一切都混沌未明时从中牟利。元宇宙从想象踏入现实还有不小距离,不妨再耐心一点,再斟酌一下,因为你面前的“风口”随时可能变成“漩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