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首位世界冠军年仅31岁却选择自缢留下遗言让人深感可惜

每一个为国家付出过巨大努力的人都会被国家和国家里的人民所铭记。如果有一段时间,这个人因为某些原因而被遗忘,那么,不会永远被遗忘,这是因为他的纯粹,因为他的对国家赤诚的热爱。我国第一个奥运会冠军,容国团,作为第一个赢得奥运奖牌的第一个人,容国团的名字在国人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然而容国团却没有一个自然的结局,他的生命如同被肆虐过后的花骨朵,凋零在枝头。

20世纪下半叶,是中国建国后的开端,当时的中国像一个幼儿一样,急需要在各方面获得一些赞同的声音,这个时候,容国团出现了,他第一次获得了金牌后,还带领男团也获得了团队金牌,还教授乒乓女团,带领中国女将们也取得了奖牌。可以说容国团是我国奥运奖牌的领军人物,而且他独创性的乒乓球技术和高尚的人格魅力都值得我们所有人的推崇。

容国团的一生十分短暂,但是和乒乓球的结缘却十分早。1937年,容国团出生在了香港,家境比较贫寒。容国团的父亲还曾参加过一些爱国进步的活动,父亲不愿意见到祖国分裂的样子,就给儿子起了名叫容国团,希望国家早日团聚、团圆。后来由于发生战争,容国团的一家人为了躲避战火,就回到了大陆的广东地区。

1943年,容国团在广东老家当地的镇上读小学,他年纪小小的,却十分聪明。当时社会上,有种塑料比较常见,那就是赛璐璐塑胶,这种塑料曾被当成是象牙的替代品,而且还能被人工染色。七岁那年,容国团对这种白色的赛璐璐塑料球有了很大的兴趣。当时,身材瘦小的容国团十分灵活,打球打的十分有水平,是学校内的乒乓球小霸王。1945年8月份以后,日本人被赶出了中国,香港地区也逐渐得到了安宁。

于是容国团一家人有回到香港,其父亲又干起了以前的老本行——海员。1948年,容国团转到了香港的一所学校去读书,但是因为家里的条件实在是不太好,容国团选择了辍学。许多男孩子一旦不上学就会出去打工,容国团也不例外。15岁的容国团就当了童工。不过,由于父亲以前参加过工联会,而且是里面的会员,因此容国团可以凭借父亲的名义去里面练习打乒乓球。也是在这段时间里,容国团在乒乓球上的天赋有了长足的进步。

在休闲的时候,容国团把所有的时间都放在了乒乓球上,不是在钻研球技,就是在打乒乓球提高实践能力。由于如果团在兵乓球上的天赋线年,容国团代表工联会获得了单、双打和团体打的冠军。这是容国团在乒乓球上第一次展露天赋。当年4月份,日本乒乓球团来访中国的香港。容国团和日本人荻村伊智朗比赛,竟然赢了荻村!荻村是日本乒乓球界一个重磅级人物,而且球技凶猛,几乎擅长所有打法,但是容国团竟然赢了当时的荻村,容国团像一匹黑马一样,从这儿一战成名。

而在这之前,容国团就已经有了一定的名气,然而他和香港的乒乓球界却也有一些矛盾。1954年的春天,香港的蚌阜地区要举行一场乒乓球比赛,香港方面有人对容国团表示,如果他能技术性失误,输掉比赛,他就会获得一大笔钱作为补偿。但是容国团的高傲不容他这样做。

1956年,在一个国际性的乒乓球比赛上,有人把荣国团的名字做了手脚,导致他无法参加这场比赛。隔年,容国团打败了荻村伊智朗,这让他早早就已经产生的离开香港,回到大陆的想法有了一个更名正言顺的理由。1956年底,容国团递交了一份申请回到大陆的申请书。经过一段时间的波折以后,容国团终于回到了阔别几年的广东。

1957年,广东的一家有名的体育高校接收了容国团。当天,容国团在日记里亲切的写到,他回到渴望已久的广东,见到过去相识的乒乓球运动员们,他们冲容国团热情的挥手或者打招呼,容的心里充满了快乐的感觉,而这一天,终于到来了。从这以后,容国团开启了自己人生新的高度。

由于容国团早前的名气,来到广体后,国家给予了特殊的优待,每个月工资是八十多块钱,但是许多运动员有的都没有工资,而且按照当时中国的消费能力,差不多等于现在一个月过万的水平。因为他出众的天赋,容国团有八位陪练。有八位陪练,容国团的实力越来越精深,身体素质越来越强的同时,各种乒乓球的打法也越来越厉害。容国团甚至有八臂哪吒的美誉,这是当时许多专业运动员眼里的容国团。

经过差不多一年的集中训练,此时的容国团像古代各种精深武功集大成者,1959年的世乓比赛上,中国派出的11人团队里,就有容国团。在那届比赛上,容国团爆冷,战胜了许多成名多年的世界高手,在所有中国队员被刷掉后,他一个人苦熬到了决赛,并在决赛上战胜了成名多年的匈牙利老将,一举成为1959年的世乓冠军。

而在比赛中,几位国家领导人十分关注容国团等人的比赛情况,周总理当时不论在忙,都会关注容国团等人的消息。等容国团赢得奥运比赛的冠军以后,乒乓球被中国人赋予了特殊的含义,它不再是一项单纯的体育运动,而且一个由中国人在国际比赛上打出名声的运动。在比赛结束的当年,北京的一个单位举行了比赛,乒乓球项目报名的有两万人!

容国团也因此被国家领导人多次接见,甚至在许多国宴里,容国团都是常客。尽管这侧面体现了我们国家当时体育人才的稀缺,但不可否认,是容国团让国人看到了一种希望。后来的几年,容国团多次带领男团在国际赛事上进行比赛,并不负众望的赢得比赛,人们对这个年轻又英俊的后生有着殷切的期盼。

但是谁都无法预料到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一个人是这样,一个国家更是这样。上世纪六十年代晚期,一场特殊的运动悄然而至,整个国家都被笼罩在这场运动里,几乎没有人能幸免。国内许多秩序紊乱,工厂下班,学校停课,体育事业也停滞下来,因为容国团曾经出访国外去参加比赛的这段经历,本该是光荣的,但是被某些人认为是不光荣的,于是容国团受到了批判。

1968年6月的一天夜晚,容国团的妻子黄秀珍发现丈夫还没回家,出去找,却没找到。第二天,有人在一颗歪脖子树上发现了一个人,是黄秀珍6月20日深夜里没找到的丈夫,容国团。在容国团的衣服口袋里,人们还发现了三封遗书,里面有一句话说,我把我的荣誉看的最高。那个年代,人们对他的误解造成了这样一场严重的后果。二十年后,人们为容国团,这个第一位获得奥运金牌的国人正了名,并把他的遗体安置在了国家烈士公墓里,以慰他在天之灵。

作为新中国的体育第一人,容国团为我国的体育事业做出了诸多开创性工作和努力,并且让乒乓球这一个普通的运动变的有了魅力起来,容国团是中国人永远的骄傲,是中国体育事业的一个先驱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