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元宇宙文创首发文化用品、游戏产业布局元宇宙优势何在?

2021年末,业内首款原创面向C端用户的元宇宙文创作品诞生了:《2022年元宇宙月历》,采用“一月一问”的形式展开,诚邀行业大咖多维度探讨和解读元宇宙领域的热点和焦点话题,以非同质化代币——NFT为切入点,为大家带来有别于艺术鉴赏系列的潮玩向NFT数字收藏品,并尝试将线上数字收藏品与线下实际场景权益进行关联打通。

元宇宙概念的热度持续居高不下,甚至大有星星之火开启燎原之势。元宇宙元年,文化和办公用品、游戏娱乐等相关行业如何追上元宇宙浪潮并踏入这趟快车呢?

“元宇宙”一词出自作家尼奥·斯蒂文森的科幻小说《雪崩》。在这本小说中,人类通过“avatar”(数字替身),在一个虚拟三维空间中生活,作者将那个人造空间称为元宇宙。

目前关于元宇宙最有代表性的定义是,元宇宙是一个平行于现实世界,又独立于现实世界的虚拟空间,是映射现实世界的在线虚拟世界,是越来越真实的数字虚拟世界。

“元宇宙”概念一出,文化产业纷纷入局,除了在今年首发的文创月历,不少博物馆文创试水发行数字藏品,销量同样火爆,开卖即售罄。

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以“古蜀金沙”为题材,围绕镇馆之宝“太阳神鸟”、“大金面具”等文物,上新了四款元宇宙概念的“数字文创产品”,分别为“浮面”“白藏之衣”“虎虎生威”“福泽满天”。每件也不贵,只卖9.9元,不过分别限量10000份、20000份等。结果开卖仅50秒,就被一抢而空。

与此同时,不少博物馆还纷纷上线了“元宇宙游览”模式。比如在2021年9月,苏州寒山美术馆举办了《分身:我宇宙》艺术展,这被视为国内首个美术馆级元宇宙生态下的数字艺术探索展。

这种新颖的线上模式也带活了线下流量,根据携程发布的2021年上半年文博游大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平台预订博物馆门票的游客人次,相比2019年上半年增长75%。

不止我国,从全球的趋势来看,各个国家的博物馆都在争抢元宇宙场景的搭建,因为每次科技上发生进步和突破,文化产业都会迎来一次繁荣契机,而文化产业的兴旺又能促进科学技术的商业化落地。

虽然“元宇宙”作为新生力量,但并不影响它成为下一代互联网经济的热点话题,专家解读道,“元宇宙”正是数字经济高度发展的一种表现形式,并且与文化创意息息相关。在“元宇宙”的虚拟现实中,高质量的数字文化创意产品和服务是人们追求数字化生存、打造 未来美好生活体验所必须的“基础设施建设”。

也正因此,2021年12月底,中国文化产业协会正式启动“元宇宙数字文创培育计划”,该计划旨在发挥社会各机构的力量,共同引导、 培育、孵化优质正向的“元宇宙”数字文创产品和服务,助力提升中国文创产业在数字经济时代的文化影响力与国际竞争力。

为何这么说?因为文化和游戏娱乐产业链包括创意设计、内容(产品)制作、宣传发售、平台运营、版权及周边产品开发等环节,整个链条较长,各环节的价值创造差异较大,不同的运营主体在产业链上有不同的定位。目前受到国内外经济形势以及疫情的影响,产业数字化转型速度进一步加快。

文化用品、游戏娱乐产业拥有丰富的IP资源、产业空间大、消费弹性大、产业链条长、对相关产业带动性强、运营模式成熟,有直接参与构建“元宇宙世界”的天然优势,元宇宙也将对行业格局和未来发展带来深远影响。

在文化用品方面,NFT(非同质化代币)的不可分割、不可替代、独一无二的特性使得虚拟物品的数字资产化成为可能,NFT为数字资产锚定价值,结合虚拟货币和NFT交易平台,能更好地实现数字资产的创作、确权、交易、流通、收藏等功能。

在元宇宙中可广泛应用于潮玩、绘画、音乐、虚拟礼品、手游等领域。例如潮玩领域已经纷纷开发NFT盲盒、手办等。

在游戏领域,由于元宇宙更强调类似“游戏”的互动特性,因此这个品类需要把消费者由单向被动“观看”变成多元主动“参与”。

在体验内容的同时也将创造内容,通过提供UGC开放式在线创作平台,让用户参与创意分享、剧本创作、短视频发布等;在拍摄制作环节,以“真人数字模型”“虚拟摄制组”“智能摄制”的模式,探索部分片段或桥段在元宇宙中独立制作完成,从茫脱而突木心措破物理时空的限制;带动周边产品以及其他消费场景,如主题乐园、持强列剧本杀、桌游、密室逃脱、联动等。

相关企业可以充分整合起各自的专业能力与优势资源,在打造自身价值的同时也在无形中开辟出一条条通向数字化时代的崭新通道。

以“元宇宙”为代表的数字化浪潮将不断孕育出内生动力,文化和办公用品企业也将继续深耕数字文创产业,与创新者们携手打造出更多的惊喜,提升全球竞争力。

全新的消费趋势之下,116届CSF文化会上正式启用W1馆,将浓缩行业精品,文创、礼品IP授权、益智类产品 、海量知名头部品牌进行集中展示,助力展商全方位展示差异化特色新品,提升买家及消费者及时了解当前热门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