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搞懂元宇宙第一批“炒房客”已经盆满钵满

在过去的几个月中,不仅有林俊杰、香港房地产巨头兼新世界发展集团CEO郑志刚等名人相继撒币买房,还有许多专业机构前来“掺一脚”。例如,普华永道亦在上月末发Twitter炫耀购买的虚拟地产,价格尚未披露。

更有甚者,连国家也亲自参与。加勒比海岛国巴巴多斯前不久与元宇宙平台签订协议,将购买数字土地,设计虚拟大使馆和领事馆,开发设施以提供“电子签证”等服务。

虚拟炒房无疑将元宇宙狂热推向了新的高峰。1月15日与1月17日两个交易日,元宇宙板块“虚拟数字人“龙头——捷成股份连续两天逆势20cm涨停,使沉寂了一周的元宇宙板块再次被投资者聚焦。

人民日报在上月发文评价元宇宙炒房:“从虚拟到真实,从看得见到摸得着,还有不小距离,不妨冷静三思,谨防热到烫伤的风险。”

清华大学新闻学院新媒体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沈阳在接受中青宝采访时亦警告,元宇宙炒房更多是一种精神性满足,要警惕通货膨胀风险。

就连脱口秀演员周奇墨都在综艺中以脱口秀形式吐槽元宇宙“风口还没有来,但是猪都已经站好了“。

在热情与批评的交织中,元宇宙的“炒房客”们,目前状况如何?“虚拟炒房”到底是炒作,还是蕴藏财富密码?

自21世纪以来, “炒房”一直是个久经不衰的话题,无论是大型房地产企业、名人或平民百姓,都一度热衷于“炒房致富”的捷径之中。

以上海为例,在2010年到2020年十年间,上海平均房价由2010年的17433元每平单边上涨至2020年的50948元每平,增幅192%。

但这一切都不足以媲美“虚拟炒房”。根据Opensea数据显示,海外著名元宇宙游戏《The Sandbox》中,虚拟土地的平均价格在过去90天内由0.7725以太币上涨至1月17日的4.4675以太币,涨幅高达约478.3%。对比之下,上海房价10年增幅192%,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随着虚拟土地价格水涨船高,各行各业玩家都把目光聚交到“虚拟炒房”的热潮中:

著名歌手林俊杰早前便在推特中宣布自己以12.3万美金在元宇宙游戏《Decentraland》买下三块土地,并发文调侃找邻居“谁和我一起“?

专业投资机构也都纷纷入场:数字投资公司240万美元拍下了游戏平台Decentraland上的一块虚拟土地;美国虚拟房地产开发商Republic Realm花费430万美元巨资,买下去中心化虚拟游戏世界The Sandbox中一块土地,并被《华尔街日报》发布;香港新世界集团郑志刚投资约3200万人民币购入The Sandbox中最大的虚拟地块之一,未来预计在虚拟土地上展示大湾区新创企业的商业成功。

明星和成熟企业的入场,全面带动了整个“虚拟炒房“市场,越来越多的普通人也开始跑步入场:

此前在美国就有粉丝为了成为其偶像歌手Snoop dogg在元宇宙世界中的邻居,斥资45万美元购买了 The Sandbox中的土地。

一位虚拟土地持有者向海外媒体透露,其在2021年7月花了13万元在元宇宙世界The Sandbox中买的土地,现如今已经翻了6倍有余。

在中国也有玩家在“闲鱼”平台做起了二手虚拟房产交易,他声称已经在天下秀开发的《虹宇宙》中转手交易了近100套虚拟房产,不到一个月便收回了前期成本3万元。但目前,由于虚拟土地触及“闲鱼”平台敏感词汇,平台上所有虚拟房产均已下架。

自此,“虚拟炒房“成了一场大众游戏。毫无疑问,炒作、泡沫、博弈,一系列熟悉的戏码又将上演。

“虚拟炒房“这一概念其实很早便存在了,早在2003年德籍华裔女子Ailin Graef便开始在游戏《Second Life》经营房地产,在虚拟世界中拥有约36平方公里的大型社区(相当于两个纽约中央公园)。短短三年不到,Ailin Graef便通过经营虚拟房地产盈利超过100万美元,成为业界传奇。

在此以后也有如《黑色沙漠》、《FF14》、《上古世纪Online》等优质网游时常传出几万元买房买地的新闻。

相比过去传统网游,如今以Decentraland和The Sandbox为代表的元宇宙游戏,本质都是以类似“以太坊“区块链驱动的去中心化虚拟现实平台。

具体而言,在传统网游中,玩家只能通过安全性不高的私下交易形式转让虚拟土地,且在虚拟土地上也只能建设游戏规定的建筑,以获取游戏资源。这一切都会导致虚拟土地会由于游戏公司重复开新区,而最终缺失唯一性。

然而,元宇宙游戏中,所有虚拟土地均可作为资产在如DappRadar和Opeasea等去中心化平台自由交易,大大提升了虚拟土地的流通性。在交易方式上,其与亚马逊淘宝等传统交易平台最大的不同是:去心化平台的交易是一种依附于区块链的链上行为,用户使用加密货币购买虚拟土地,由区块链智能合约保障交易的结算与安全。

与此同时,用户可以在自己的虚拟土地上任意建造资产,且所建造资产均可在平台上自由交易,所有土地都有且仅有一块。

一言以蔽之,元宇宙游戏的虚拟土地,具备了稀缺、安全、自由、流动等特性,因而相比传统网游中的虚拟土地有更高的投资价值。

如Republic Realm这样拥有大量资金实力的成熟机构,正采用分散投资的策略在多个元宇宙世界购买土地,以尽可能降低自身风险。他们就像是股市中的“长线投资者”,“潜伏”在虚拟炒房游戏中中,静待更多投资者参与,迎来开花结果的时日。“长线投资者”们,不仅可以闲置虚拟土地等待其慢慢升值,还可以聘请专业设计师,在其拥有土地上开发建造游乐场、购物中心、主题公园等娱乐场所,依靠收取租金获得盈利。

如林俊杰这样的公众人物,更像是股市中拥有一定的资金的“游资”。相比大型机构斥巨资批发地皮,明星购买的土地面积往往不会那么多,其购置土地的目的也不仅仅是获利。在如今已赚取了流量话题的情况下,林俊杰们未来还可以通过自身人气,在其所拥有的虚拟土地上通过开办演唱会、展览、发售新歌等方式获利。

相比成熟机构和知名人物,普通投资者的优势在于资金体量小,如果察觉到风险可以迅速出手。他们更像是股市中的“散户”,可通过短线低买高卖的方式快速赚得土地差价,还可以通过自己创建艺术品的方式卖给其他玩家。

而如Opensea这样的第三方交易平台,则扮演着“券商”的角色,是上述三类投资者自由交易的枢纽。他们通过收取手续费的形式牟利,据统计, Opensea 作为全球最大的NFT交易平台,2021年全年交易量高达140亿美金,目前其正筹划以120亿美元估值融资10亿美元上市。

买方、卖方、交易平台,在元宇宙世界中各有各的算盘,组成了虚拟土地交易市场的初步框架。那么,这场大型交易的基础价值几何?

与比特币这类能替换、统一性、可接近无限拆分的“同质化代币”相对应,元宇宙游戏中的虚拟土地产权不可代替、不可分割,本质上属于NFT中的一种。

近日,流行天王周杰伦旗下品牌PHANTACI和潮流艺术数字平台Ezek联合发布了首个NFT项目——数字收藏品“PhantaBear”,其由10000只售价0.26ETH(以太坊币)通过算法生成。发行首日短短40分钟不到,总价值超过6200万人民币的10000只PhantaBear便全部售空。

发行后的第一周,PhantaBear便占领了交易平台Opensea的周交易额排行榜第一,截至1月17日,PhantaBear的最低价格为3.85ETH,相比发行首日的0.26ETH翻了将近15倍。

小十万人民币的价格并没有让投资者望而却步,平均每个小时都有1-2笔成交。

周杰伦PhantaBear的成功并非偶然,它是真正具备艺术价值和商业价值的艺术品。

首先,PhantaBear自带周杰伦光环(艺术家),且是周杰伦首次发布的NFT产品,数量只有一万只,具备了“稀缺性”特征。

在商业上,因为有周杰伦夫妇、陈冠希、林俊杰、五月天阿信等众多明星将Ins头像换成PhantaBear,明星效应下它变成了一种潮流,许多人的消费决策也会基于产品火爆程度而改变。

在艺术价值上,持有者可以在虚拟土地上凭报传腿创意创建各种设施,而且每块土地都有强稀缺性壁常。知名元宇宙游戏The Sandbox和Decentraland中,虚拟土地总数分别只有166,464和90,000 块,两者相加还不如总数2100万枚比特币的一个零头。华环立而在商业价值上,土地拥有者可以在虚拟土地上实行一切现实生活中如收租、收版权费、开演唱会、开展览会等商业活动。

除此之外,虚拟土地还存在游戏价值,玩家在游戏中的资源、社交、任务,都是基于虚拟土地完成。

但另一方面,拥有价值“潜力”并不代表已经成为实际。是否真正具备“稀缺性”、是否有消费者愿意为“稀缺性”买单,构成了元宇宙房产价值实现的关键所在。

参考昔日暴跌的“空气币”,它们大量发行于私链之中,不能自由交易、流通,也就不具备价值。虚拟土地所在的元宇宙游戏,必须依附于大众熟知且流通性高的公链中,才有交易的基础。

其次,在游戏内容上,平台不能粗制滥造,如国内的虹宇宙,存在游戏画面卡顿严重、音频错乱、无游戏性等种种缺点,成为其房产在炒作情绪过后剩下一地鸡毛的原因之一,其中数十万的资产缩水至几千元都没有人购买。如Sandbox等游戏,尽管已经初具规模,但在其论坛中,卡顿、审美疲劳等负面评价亦与日俱增。

更重要的是,虚拟土地持续保值,绑定的是未来元宇宙落地,如果元宇宙技术迟迟无法突破,必然会造成虚拟土地恐慌性下跌。

而在当下,元宇宙的“炒房”狂热才刚刚开始。在这些价值是否能够得到验证之前,鸡毛注定还将飞一会。